溥喆刺猬去了

2020年第7期

【字体:


  1

  跳跃的火苗映红了奶奶的半边脸,她坐在灶口的一摞柴火上,脸上道道汗水流淌,一缕湿答答的头发贴在额头上。我和妹妹急躁地用脚磨蹭着地砖,嘴里发出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声响。空气里浓郁的萝卜香味和刺鼻的新鲜猪粪味混合起来竟让我获得了一种奇妙的满足。

  从猪圈里传来几声健硕的公猪卯足劲儿“嗷嗷”的长啸。奶奶扯下橘黄色的头巾抹了一把汗,从柴火堆上站起来捶捶发麻的腿,揭开锅盖,熟烂的萝卜味道立即炸裂似的滚滚而来。我和妹妹喜滋滋地从奶奶手里一人接过一碗酱褐色的萝卜,烫得龇牙咧嘴,酥麻很快遍布了全身。奶奶把大锅里脱形的萝卜一瓢一瓢地舀进桶里,几下捣得稀烂,提着摇摇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椰城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20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