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伤的牙齿

2020年第6期

【字体:


  中秋节前两天,我正在山上贫困户家中访问。姐夫打电话来说,员外死了。我被一口凉水呛了下喉咙,前些日子不是说病情已经好转了吗,怎么突然就死了?姐夫闷闷地说,人要死,牛都拉不住。那天晚上,我梦见故乡有了一条河。那条河很安静,但每天都悄悄从村里带走一条命,有时是一头猪一只羊,有时是一株草一棵树,有时是一个人。

  员外和我的老家住在同一个院子。那是一座很有名的旧寺庙,土改时被分给了贫下中农,形成了全村最大的院子——现在已经只剩两间还在那风雨飘摇。划成分时,员外的祖父因为有两亩水田三亩半旱地被划成了富农,他的父亲李木匠就成了富农子女。为了能在村里抬得起头,只好到员外的贫农母亲家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椰城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20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