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樱酒

2018年第6期

【字体:


  对父亲行孝,想起来,好像没有。

  想起来了,好像也有。我当烧火小僧,便是专事行孝父亲的。父亲好酒,父亲的酒都是自产自销,自喝自酌的自然经济。一去二三里的三溪桥,有几家酒店,拿着空瓶子可以去打酒,我没去那干过打酒事;再后来,院子里也有人开经销店了,板凳上摆些糖粒子,窗台上排竖虎骨酒国公酒啥的,再有,便在炕桌里放个坛子,烂棉絮封着,卖零酒,这就是经销店。

  父亲有回憋得有点慌了,舀了一勺井水,往酒瓶里灌,使劲摇,使劲荡,再往杯里倒,闭着眼睛,咪了小口,先前沉醉的脸色,急色起来;改咪为灌,父亲意思是,抓一把小沙子,掏不出金来,挖一船沙来,还不会有几个金分子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椰城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