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与我

2018年第5期

【字体:


  母亲是旧式女人,今年已经95岁,与父亲的结合,是订的娃娃亲,从小没有读过书,本来解放初期,农村办扫盲班,她是有机会识字的,但除了工作忙,她家务又繁重,就经常逃课,至今不会写名,年轻时还不会数钱,因为她从来不管钱,也从来不用钱,这点像毛主席,日常生活用品,什么油盐酱醋米,都是父亲一手操办,父亲去看马克思后,儿女们也远走高飞了,她不得不用钱,也不得不管钱,才慢慢会数钱了,我刚知道时,还惊呼:母亲会数钱了!

  母亲虽然不识字,但说话幽默,经常开玩笑,并且还开得很好,在不识字人当中,这肯定是少有的。过年过节或有好事,子孙都有红包给她,我反应比较迟钝,红包也比较小,但母亲却总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椰城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