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尾狼,白尾狼

2018年第4期

【字体:


  二舅和杨二梅订婚是在他掏了黄鼬洞之后了。

  那天,二舅在村北的坟地里放羊,他把羊麇在一片茅草丛里,自己则躺在吴老二的坟腰上纳凉。吴老二是我姥姥村里的地主,解放前就死掉了。吴老二坟前的松树像把巨伞,把整座坟罩在一片阴凉里。

  正是在这时候,二舅发现了那只黄鼬。他兴奋地跳起身,麻雀样轻盈地一弹,猫在了洞口。黄鼬红艳艳的尾巴如一根细长的发辫,盘在胸前,乌黑的眼睛凝视着二舅。二舅拿过牧羊鞭攮进洞里,黄鼬则完全隐到洞内去了。黄鼬就是黄鼠狼,在鲁北平原上俗称黄鼬。

  傍晚,二舅唱着歌回家。他开始唱《小寡妇上坟》,然后唱《十八摸》。他唱《十八摸》的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椰城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