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井的困窘

2017年第3期

【字体:


  冬天,我老家的老井用水总是那么的紧巴巴,每年回老家过年,最闹心的就是缺水洗澡,孩子们都得了回家“恐惧症”,说什么也不肯回家过年。其实,村前几百米外就是南渡江,南渡江像一只弯曲的手臂,把整个村子拢在臂弯中。我怎么也不明白靠江的老井却缺水,每到冬天,南渡江水位大幅下降,村中池塘干枯,如凤凰眼睛明亮的老井也失去光泽,变得暗淡,没有了往日的清澈。

  我老家门前不远就是一口老井,井旁有一棵茂盛的榕树,据说百余年了,榕树两根大枝条像伞子一般向水井上空伸展过去,密密遮盖着井台,很是阴凉。榕树的树根则嵌入井台,牢牢地匝在缝隙里。这井水清冽甘甜,远近十分出名。我曾问过村里80岁老人井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椰城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