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姐

2017年第1期

【字体:


  一

  在我儿时的记忆里,大姐在我们家一直都是不怎么受待见的。为首的就是爷爷。

  想必是两代单传的缘故,爷爷重男轻女的思想特别严重,尽管奶奶已经为他生下三个儿子,可对孙子的盼望依然如饥似渴。而作为长子的父亲,第一胎就是个女娃,便让爷爷大失所望。偏偏大姐生下来又是先天性唇裂,这对爷爷无异于雪上加霜。

  我的父母尽管很心疼也很可怜这个无辜的女儿,可又总觉得愧对爷爷。原本就有些木讷的父亲变得更加沉闷,而一向爱说爱笑的母亲也常常唉声叹气。

  家里这种沉闷的近乎窒息的气氛直到五年后母亲生下了我的大哥,才终于被驱散得无影无踪。然而,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椰城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