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千层底

2016年第7期

【字体:


  自从母亲离世后我就再也没有穿过千层底的布鞋了,掐指算来已有32年。在我的记忆中,从我能下地走路,穿的就是母亲一针一线缝制的千层底布鞋。是千层底为我铺垫了舒适的路,是千层底伴随我走过童年又步入了青年、中年。

  想起母亲做千层底,光是工艺就很复杂,每次母亲总是把我们兄弟姊妹的破衣烂衫找来,拆出一块又一块的裱布,然后找来苦练子果熬成粥作为粘合剂,再把裱布一层一层地裱起来,晒干后再按照鞋样的大小剪出鞋帮,然后进行加工。而鞋底则用干了的笋叶做衬,再用无数层的布叠加起来,然后用麻线一针一线地纳均匀,一张千层底形成了,再把鞋帮上到千层底上就成了千层底的布鞋。

  小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椰城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