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妇朱兰

2016年第7期

【字体:


  一

  朱兰去世了,在三月初七那天。

  那天天很低,铅做似的,罩在女人们的头顶上,也罩在大家的心头上。村里的人潮水般涌向朱兰家。朱兰家的门已经没门,大约是三四年前就没有了。似乎也没有有的必要,再穷的小偷也不会偷到她的家里去。有什么东西值得偷的呢?只是有猪,但那头猪已经肥大得不像猪了,用大象来形容有点过,但要说是猪神或者神猪就不为过了。要偷必须是大偷,小偷是绝对不行的。

  其实那头大肥猪是朱兰的精神,精神是偷不了的。

  其时,朱兰瘦小的身体躺在那张破烂如网的草席上,两唇紧闭,嘴角翘起,脸部显得非常的安详,且兼有自豪。两只脚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椰城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