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

2012年第9期

【字体:


  一
  大约在八三年的左右,我们举家去了徐州贾汪,也是我开始有印记的初始。
  父亲会捏糖人,技术一般,养家糊口一般。母亲稍懂一些,只是打打下手熬糖稀,平时带着大我三岁的姐走街串巷寻着帮人洗衣之类的活补贴家用。
  那时的父亲脾气已经很暴,经常因为几毛钱与母亲争吵,几次都打了起来,母亲每每都是伏地而哭,这是我那时最可怕的记忆。这也是至今我都无法与父亲很好沟通的主要原因。
  我和姐稍大一些的时候,已经学会和房东女儿他们一起挎着小篮子到铁路上捡拾火车上掉下的煤。
  掉下的煤并不多,我们似乎影响了他们的成果,于是,我被打过,姐因为护我,也被一个很凶的大男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椰城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