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的增值机

2010年第1期

【字体:


  和女朋友谈恋爱时,我就是她的人肉沙包。只要她心情不好,我就成了她练拳的道具。谁让我是“剩男”呢?好不容易交了一个女朋友,再怎么也得忍着。

  终于有一次,她对我说:“吻我!”我的心情激动无比,闭上眼睛,伸出舌头,准备献出自己的初吻,然而我却感到有个小纸片在我的唇边划过。睁开眼,她正把一枚邮票往信封上贴。原来,她是把邮票放在我的舌头上沾一沾,然后拿去贴在信封上了。

  结婚后,我在同事、朋友面前还得装作很大男人主义。有次去财务科领工资,同事问我:“你领到工资后是不是就交给老婆?”

  我拍着胸脯说:“怎么可能呢?我是存到银行。”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椰城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